前任发来婚礼请帖,你敢去吗

“我心里有过你,但也只能到此为止了。”这句话相信看过电影《一代宗师》的朋友都深有体会吧。
没有人能免于爱,
更没有人能免于分别,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就算再是极尽欢乐,也总会有灯火阑珊,人走茶凉的时候啊。
在曲终人散的时间里,大家都带着看得见的或者深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伤痕,一面向着阳光满面笑容的前行,一面又在月光和星辰的照耀下极力忘却。
但假如有一天,你接到那个人的结婚请帖:我结婚了,希望你能来。
你会怎么办?
对于前任,
是要彻底埋葬,
还是可以彼此祝福?
为此,电子请帖小编搜罗了几个故事与大家一起分享。

前任发来婚礼请帖,你去吗
一:
其实一开始,我就知道,他从一开始就不爱我。
他的名字叫张小凡,是我上司,真正的有为青年。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出来,公司至少有3个女生在喜欢他。
但他还是悄咪咪地和我上了床。
第一次完事时,我问他:“咱俩算什么?
他抽了根烟:“你爽吗?”
我说爽。
他说:“那不就得了,你不会还玩古代那套一睡定终生的事吧。”
我无言以对。
我自诩是新女性,能接受身体不是嫁妆的理念。但听到这种话,还是有些失落的。谁不希望被当成唯一呢?
但喜欢一个人,又改变不了,那就只有享受过程,不去想结果。
在和张小凡成为睡友的半年里,我们一起吃了3顿饭(都是在酒店点的外卖),看了2场电影,用了134个套。
我以为总有一天,睡着睡着,他就会改变。
可是,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。
公司开始有传言,张小凡要结婚了。和一个我不认识的人。
大红请柬送到手上的时候,我愣住了。
我想到《聊斋新编》里,那只名叫连锁的女鬼,一直以为自己是人。
她与人相爱,生子,但直到有一天,怒急攻心,现出原形,才知自己早已死去很久。
金钵照头的时候,她魂飞魄散,消失于人间。
其实我也是那只女鬼啊。
在暗夜里,和你起起伏伏颠颠覆覆,很像是活着,很像是爱。醒来发现,一切不过幻梦一场。
你新婚前一周,我曾约你吃饭。
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正儿八经的餐厅吃饭。
我问你:“幸福吗?”
你说是的。
我忽然间就控制不住眼泪了。
那我算什么?炮友?床伴?寂寞情人?但我什么也没问。我说:“互删联系方式吧。”
拉黑前一秒,我发了最后一条信息:“你不幸福,我笑而不语。你幸福,我痛而不言。”
然后我离开了那家公司。
也离开了那个人。

前任发来生日请帖,你去吗
二:
2016年7月14日,凌晨四点,他打来电话。
“我还有2个小时就要去结婚了......睡不着,脑子里全是你。”
我泪流不止,他也开始隔着屏幕叹息。
挂上电话,又想起那年的灯火。
灯火阑珊,他坐在驾驶座上,一声接一声地叫我的名字。
“我们只能到此为止了。”
他是背负家族希望的人,一定要有诗礼簪缨之族、钟鸣鼎食之家的姑娘来相配。
而我卑微的像草芥一样,无法为他助力,也无法给予资源。
只有就此分手。
他行他的辉煌路,我走我的独木桥。
往昔就这样划上句号。
他在电话那头哽咽着,说对不起,他说是他亏欠了,能不能再等等他,等他有了力量,再来实现他的承诺,他说我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结,他说我依然爱你,他说有机会,带我去看看爱琴海,还有,那句再见了......
人如晚风,每一丝流动里,都有不动声色的挣扎。
人在世界面前,是如此的束手无策,一如他的顺命,我的卑微。
往后就没有往后了。
造化弄人。岁月荒废了所有的诺言,剩下的,都只是力不从心的沉默。
2018年3月时,他来加我微信。
验证消息是:你好吗?
我不好。我一点也不好。
他不会想到,那么温柔的岁月,会成为我多年不散的梦魇,和无法治愈的疼。
然而,这一切的一切都和你没有关系了。
从此萧郎是路人,纵使相逢应不识。

前任发来电子请柬,你去吗
我的前任啊,谢谢你还记得我,给我发来了婚礼请帖。我也过得很好,但是请相信,我并不会在我婚礼的那天向你发出邀约。因为,我过得好,与你无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