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参加婚礼不用请帖,因为我是新娘!

光阴童话,此爱未老,我爱这世上许多人,当他们偶尔像你的时候!
楔子:季时禹回寝室的时候,时间尚早。赵一洋见他手上打包的食物,瞬间翻了个白眼。
“每个月拿了生活费就上赶着去上供,也只有你了。”
季时禹我行我素,把带回来的东西搁在宿舍的桌上,“爱吃不吃。”

赵一洋对季时禹的事也习以为常了,也懒得多说,大咧咧坐在桌前,一边解袋子,一边说起自己的事:“这周五有舞会,我听说江甜很喜欢跳舞。我邀请她一个人,她肯定不好意思,我把池怀音也叫上了。我准备了一肚子的稿子,想着她要是拒绝我该怎么死缠烂打,结果她一口就答应了,还挺没成就感的。”
说着,他抄起筷子对季时禹和陆浔说:“你们俩也得去啊,轮流陪池怀音,势必把她给我稳住,为我和江甜制造机会。”
季时禹对于赵一洋的厚颜无耻已经无话可说了,理都懒得理,直接坐到桌前,打开了还没看完的书。
相较季时禹的淡定,陆浔就有些紧张了,“又舞会?上次整得有点丢人吧?这次还去啊?”
“咳咳。”赵一洋尴尬轻咳:“马有失蹄,人有失手,这次哥一定挽回面子。”

季时禹从书中分了个神,干净利落地拒绝:“我不去。”

赵一洋听见季时禹不去,立刻饭都不吃了,过来就抱着季时禹的腿。

“我下半生的幸福就靠你们了,你们也知道的,我最近生意也没得做,要是女人再跑了,我不想活了!”
情话微微甜
作者:临渊鱼儿
淼淼:“我参加婚礼不用电子请帖。”“什、什么意思?”淼淼看着这个以前总喜欢给自己下绊子的隐形情敌,笑意盈盈:“因为我是新娘呀。”

楔子:在众人以为霍斯衍不会参与这种无聊又幼稚的游戏,寻思着再重新转瓶时,只见他修长的手指在玻璃杯沿上轻敲两下,清脆的叮叮声后,他抬眸,或许有些醉了,眼神略显迷离:“真心话。”  他的话像一簇火星,噗嗤地丢进了木炭粉中,瞬间火花四射,将气氛推向了高`潮。    他总是这么的出人意料,从他今晚的出现,自罚三杯,再到这刺激的“真心话”。    圈子里流传的说法是,霍斯衍这人素来独来独往,生性、喜好,背景都成迷,曾经因为不喜女色而被怀疑过性取向,当然至今还没得到证实,唯一为人所知的是,他有极好的医学天赋,独独钟情手术刀,手起刀落,做过一台又一台漂亮的手术。    现在,是他自己亲手把这个绝好的机会送上来了。    女孩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,谁不想当那个发问的人?于是只能抽签,结果出来,莫莉莉成为幸运儿。    莫莉莉和霍斯衍在同个实验室,据说他们高中时还是同班同学,尽管她不说,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喜欢霍斯衍,而且喜欢很久很久了。    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,莫莉莉的问题简单粗暴,一语双关:“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?”    规则是,如果霍斯衍不想回答这个涉及私人隐私的问题,可以罚酒一杯相抵,看他拿起酒杯,轻晃着,暗红的酒液映入深邃的眼,大家似乎已经预料到结局了,不免失望地叹气。    霍斯衍盯着正前方那面印画着荒诞涂鸦的墙,没有人知道他想到什么事,或者想起了什么人,只见他唇角微扬起来,那双平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眼睛,浮现几分从不示人的深情,更多的是温柔,像凝视着眼前的心上人。    只有旁边的周逢玉注意到,他眼底那不易察觉的一丝丝落寞,如同乌云蔽空,星月失去光辉。  
时光和他都记得

作者:董七
今晚,两人讨论会不会因为工作而闹矛盾,许景琛问怀里人,“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,会怎么做?”

楔子:夫人,我对跟你做朋友没兴趣!许景琛看见她这样目光微微一缩,扬起手臂,把她摁进怀里,“对不起夏夏,以前的我以为你无论如何都会陪着我,所以我爱捉弄你,或许一开始我对你不感兴趣,但……”但后来你已经深入我心,让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。  后面的话当然没说出口,不是许景琛不说,而是他说到这就被夏珩打断。    “不要说对不起。”    许景琛不停拍着她后背试图哄她,夏珩也少有如此安静的趴在他肩头,稍稍闭了闭眼,从眼角滑下一颗晶莹泪珠,滑过脸颊,滴在他白衬衣上,给那整洁一丝不苟的衬衣留下了一点难看的水渍。    片刻,她才启唇,“如果真的想道歉的话,你答应我我们只做朋友。”    话出,许景琛轻抚她后背的手戛然停在半空,神情僵硬了下,他松开夏珩,曲起手指勾去她还残留在眼角的泪,“如果一定要这样的话,我答应你。”    夏珩这才终于笑出来,她想,就算不能以情侣方式陪伴,朋友,或许也是一个两全其美的选择。    看见夏珩听见自己回答破涕为笑,许景琛心里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只是感觉难受的厉害,心口就像是……被小石头堆积堵住了一样难受。    他看着她睁开他手扭头继续吃面,许景琛语气淡淡的表示:“但我不会跟他们解释我们已经分手的事。”